【沉欲之小西的美母教师】(第零章 中)



过了几天,秦树一直浑浑噩噩,万一林易真的对妈妈下手怎么办?于是找到林易说:「那个,我妈妈的事,还是算了吧。」  林易笑呵呵看着他,说:「说白了,你其实就是信不过我。」  秦树小声嘀咕:「我也没认识你几天。怎么信你。」  林易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样吧,我看你们历史老师是个极品美人,怎么样,我先拿她下手总可以了吧?」  秦树一惊,「真的假的?」  林易轻蔑一笑,「当然是真的。」  听了林易这句话,秦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回到了教室。这一节正好是历史老师的课,历史老师杨美珍正如林易所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兴许是专业教历史的原因,人也表现的非常传统,穿的衣服从来都是得体大方,空有一具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即使是夏天,也少有短裙低胸出现。同学们只能私下幻想在那职业装下蠢蠢欲动的一对娇乳。  杨老师一丝不苟地在讲台上讲着历史,她讲课很少会拿着书本,现在正是5月,天气出奇的热,而教室的风扇又恰好坏了。  杨老师穿了一套职业灰色套装,汗水不停地出现在额头,白皙的美颈也隐隐可见汗珠。  因为过于炎热,她开始漫步走动,胸前起起伏伏。秦树一会想到林易,一会又幻想着杨老师的裸体,几乎快把持不住。  据他所知,杨老师今年刚结婚,想来正和他的丈夫处于一个非常甜蜜的阶段,而且她这么一个保守的人,无论怎么想都不会突然就和一个陌生的男人搞起来啊,何况打她主意的还是一个高中生。(关于这一点小西有话要说)  秦树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在被杨老师诱惑了一节课后,终于响起了铃声。  因为上课时杨老师突击了一次,所以收了一堆作业。少言的秦树这次不知道哪来一股干劲,抢在课代表前面,把作业抱在怀里,冲着杨老师傻笑。  杨老师一愣,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如百花盛开,秦树竟是看痴了。  跟着杨老师来到办公室,把作业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杨老师盈盈一笑,「谢谢秦同学。」  秦树摇头,「应该的,应该的。」  「今天真是热啊。」杨老师来到了办公室,就少了一些拘谨,说完把外套脱了下来。  秦树正要转身离去,不舍的回头看了杨老师一眼,眼珠子差点蹦了出来。  原来满头汗的杨老师不堪炎热,竟是解开了胸前的一颗扣子。  这一解,露出了胸前的大片美肉,诱人的汗珠流淌在那一块动人心魄的领域中。  秦树瞬间可耻的硬了,他呆呆地看去,因为侧面的关系,他隐隐看到了文胸的肩带,还有那被点点美乳。  如果可以把那一堆美乳肆意捏在手中,那会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如果可以把杨老师这样的美人压在身下,那该会有多爽?  秦树越想越远,突然听到杨老师说,「秦同学,还有什么事吗?」  秦树窘迫地连声告退。  离开了办公室,迎面撞上了林易。  林易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笑呵呵对他说:「呵,你小子想捷足先登吗?」  秦树拉着林易来到一边,「我大概理解你的心思了。」  「哦?」  秦树咬咬牙,面对一个看过他做爱的人,秦树说话放得很开,「我懂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玩女人了。」  「不错,因为很爽。」林易说,「你想想那些平时端庄正经的女人,被你玩弄在胯下,任你予取予求,甚至嗲声求你……」  林易舔了舔舌头,「就一个字,爽。」  「可是,想归想,哪有那么容易弄到手。」  「所以,我们长了脑子。」林易指着脑袋说,「看好了,我给你来一次教学。」  秦树愣在原地,良久才说:「如果你能操到杨老师,可不可以收我为徒。」  林易一愣,大笑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师徒。」  放了学,林易拉着秦树跟踪杨老师,「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古人说的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秦树点头称是。  杨老师出了校门,就在站台等公交车。  林易一喜,「公交车?我们机会大了啊!」  秦树「啊」了一声,「你想在公交车上?」  林易不置可否的点头,「有机会的话,我倒不介意当一次电车之狼。」  两人跟着上了公交车,车上人很多,林易选了一个离杨老师很近的位置观察她。  秦树怕被认出来,拿背对着杨老师,偶尔偷瞧一眼。  林易看着杨老师的俏丽的背影,连声赞叹,「这身材,压在身下一定爽歪了。」  杨老师在过了5 个站后下了车,经过了一段闹市后,到了家所在的小区。  林易远远的在后面瞧着,沉思着什么。  秦树在一边问,「你觉得多久能搞定她?」  「两个星期吧。」  「这么快?」  林易点头,「因为我有杀手锏。但我真想说,你这个老师确实不好搞。」  秦树疑惑地看了看杨老师消失的地方,「我有点不相信你能那么快。」  林易说,「信不信到时见分晓,我们回家吧。」  「好吧,这么晚了,我妈肯定要骂死我。」  「正好,我去见见你妈妈。」  「啊?」  林易一愣,「不是说好了么,搞完你老师就是你妈妈,我也要考察一下你妈妈啊。」  秦树脸一绿,「我妈妈是不会被你弄上手的。」  林易笑笑不说话。  秦树带着林易回到了家,纪慧堵在门口,正要发难,突然看到后面的林易,「小树,这是你同学?」  秦树连忙解释,「是啊,他的爸妈出差了,没地方吃饭,所以我想着可以来我家吃。」  纪慧露出贤惠的笑容,「难得你带同学回来,快进来,快进来。」  林易礼貌的打招呼,「阿姨好。阿姨真漂亮,真年轻,我一开始还以为您是秦树的姐姐呢。」  没想到林易一进门就是一番好话,秦树有些懵了。  林易有着一张帅气的脸,妈妈纪慧很容易就产生了好感,露出了羞涩的笑容,「你这孩子嘴真贫。」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啊。」  就这样一阵打趣,林易进了家门。  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三人马上上了桌。  纪慧开口问:「林同学啊,你家住在哪?」  林易自进了这个家门,就一直是一张笑脸,「我就住在隔壁的小区。」  「这样啊,阿姨的饭菜还合你胃口吗?」  「太好吃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尤其是这盘小炒肉,嫩中带香,还有这个汤,清爽可口,还有这个白菜,简直就是神仙菜啊,还有这个……」林易一口气就把所有的菜夸了一个遍。  纪慧咯咯直笑,笑得合不拢嘴。  秦树目瞪口呆,心里出现一股不祥的预感。  「你嘴像涂了蜜,人又帅,一定骗了不少小姑娘。」纪慧说。  林易嘿嘿干笑,「哪有,哪有,我可是个纯洁的小伙。」  秦树快倒了胃,你林易是单纯少年,那还有谁是大淫贼?  「哈哈,好吃就多吃些。」妈妈纪慧笑着给林易碗里夹了很多菜。  一顿饭吃下来,秦树可是郁闷无比。  两人来到秦树房间,秦树咳了一声,「观察完了没?」  「差不多了吧。」  「那你说我妈,你要多久?」  林易说:「不知道。」  秦树一喜,听到这个答案颇有些得意。  「给我看看你的相簿吧。」林易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秦树从抽屉里取了出来。  林易翻到了他爸爸的照片,「这是你爸?他人呢?」  秦树呸了一声,「不要提他,都两年没回家了。」  「哦。」林易又一指,「这个女的真他妈极品,是谁啊?」  秦树一瞧,「那是我姨妈。」  林易眼睛一亮,「她住哪?」  「你别想了,她住在南方呢,离这至少1000公里。」  林易遗憾地点了点头,接着一张张照片看到结束,「我大概对你妈有点了解了。」  翌日,又是对杨老师进行跟踪,这次在公交车上,林易趁人多,试着贴近杨老师的背。本来没有问题,就在林易用手碰到她臀部的时候,杨老师身体敏感的一颤,她也不看后面的人是谁,马上挪动了位置。  林易回到秦树身边,眉头紧皱。  看到林易吃瘪,秦树出奇了的高兴。  就这样又过了毫无进展的一天,周五了,明天就是周六,想见到杨老师都难了。  秦树问:「你这个两周怎么算?是十四天还是?」  林易说,「最迟下周五。」  话说得这么有自信,秦树竖起了大拇指,「加油!我今天就不陪你去跟踪了,再晚回家我妈就要劈我了。」  林易也不多说,转身就走。秦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充满了各种混杂的情绪,难以言喻。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朋友,他们互相在对方的心里,究竟是怎样一个位置?  林易继续跟着杨老师上了公交车,或许是周五的原因,这一次公交车的人格外的多,眼看就要被人群把他和杨老师隔开,林易使出了吃奶的劲,挤到了杨老师身后。  功夫不负有心人,本来已要启动的公交车,又挤上了四个农民工,这些农民工蛮横地往里挤,人群歪歪倒倒,响起一片骂声。林易却要爽歪了,杨老师被挤得失了拉手,一声娇呼下丢了平衡,千载难逢的机会林易自然不会放过,从后面抱了个满怀。  杨老师挣扎着转了个身,看到了一个穿着本校校服的学生。  「杨老师你好。」林易先发话了。  杨老师红扑扑一张脸,想从林易怀了出来,却被挤得开不了身,只好说:「你认识我?」  「杨老师您不知道你在学校可有名了吗?」林易笑着说。  说实话,林易的帅为他加了N 多分,很容易人让产生好感,至少是不会让异性产生排斥。  杨老师的娇乳摩擦着他的校服,两人身高差不多,所以脸也贴得很近。公交车突然转了一个90度,没有拉手的杨老师重心顺着偏移,林易见状毫不客气地把杨老师往怀里一揽。  「啊。」杨老师的胸彻底压上了林易的胸。  杨老师感觉到了不妥,红着脸说:「同学,你可不可以退一点?」  林易苦笑着说:「杨老师,人太多了,我想动也动不了啊。」  保持这样的姿势到了下一站,停了车,下面的人本想上来,一看那么多人,都退步了。  天气很热,这辆公交很老旧,没有空调。这么多人在里面一站,像一个巨大的蒸笼在蒸一堆小笼包。  汽车还没有发动,杨老师出了一身汗,一想到她离本校的一个学生那么近,头就低抬不起来。杨老师有了前车之鉴,今天穿了一件过膝的波西米亚风长裙,上身是一件圆领衫。  衣衫的尺寸似乎有些小,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的,那对娇乳此刻就变得格外坚挺,林易其实是可以往后退一些的,但是往后退了那还算是正常男人吗?正常男人就应该往前挤。  林易假装不经意地往前挤了挤,爽翻了天。  杨老师感受到了乳房再一次被挤压,她有些慌乱,这样的情景她做梦都不会想到。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提醒眼前的这位学生。  林易徒生一计,「杨老师,那个,我的腿有点痒。」说完就抬起了大腿,这一抬,就难免摩擦到了杨老师的大腿,竟是把裙子带到了膝盖上面。  林易手往下伸去挠痒,随手在自己膝盖处抓了两下,收回来时就往杨老师裸露出来的大腿摸去,杨老师的大腿柔嫩非常,手感极佳!  杨老师被这样一模,差点跳了起来,脸红到了耳根。  林易抢在前面道歉,「对不起,杨老师,我不小心,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林易真诚的表情,又不似作假,也许真是自己太敏感了吧,杨老师如是想。一向传统的杨老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想着快点到家。  这时公交车行驶到了一个颠簸的路段,林易大喜,终于到这里了!  公交车本来就老旧,颠簸起来杨老师根本保持不住。  杨老师下意识的往林易这边靠。简直完美啊,林易心里美呆!趁机抱紧了杨老师,一边还说:「杨老师,抓紧我了!」  也许真是自己想多了,杨老师放心的靠在林易怀里。  林易的手马上就闲不住了,该做点什么,该做点什么?  摸她的背!对!林易的双手开始抚摸杨老师的背,杨老师「嗯哼」了一声,敏感的身体很快就捕捉到了林易的小动作,心里慌乱作一团,「他在干什么?」  隔着布料摸别有一番风味,林易摸得很慢,他完全没想到杨老师敏感的身体早已经一清二楚。  「嗯……你别动……」杨老师低着头突然娇声说。  林易一惊,手马上停了下来。  公交车到站了,下了很多人,车上空出了很大一块地方。杨老师红着一张脸走到了一个远远的地方。  林易意犹未尽,怀中还留有杨老师的香味,足够他品尝一晚了。  周末两天林易一直没来找秦树,秦树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  也不知道进展到什么地步了,秦树满腹的好奇,终于在星期一他见到了林易。  林易知道秦树想问什么,「放心吧,就是这两天了。」  林易一脸轻松,也不知道他究竟藏了什么手段。  秦树问:「周末你都干嘛了?」  「还能干嘛,为你这个杨老师我可是愁死了。」林易说,「你这个杨老师,不爱逛街爱养花,我在她家埋伏了她两天,她除了买菜倒垃圾居然再也没出来过。」  「额?她在家干嘛?」  「我不是说了吗,浇花啊。」林易说,「是时候我来浇浇她这朵花了。」  到了放学后,秦树吵着要跟着林易,见识一下手段。  林易带着秦树上了公车,这一次林易只是远远的瞧着杨老师,什么也不做。  秦树反而急了,「就这样看着?」  林易神秘地说:「我可是用杀手锏了。」  「啊?什么杀手锏?」  林易不说话了,良久才说,「你看她。」  秦树看去,只见杨老师站立不安,在原地挪动,「她怎么了?」  「secret!」  第二天,秦树不甘心地继续跟着林易,林易依然不靠近杨老师。秦树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暗渡陈仓了?」  「管我暗渡还是明渡。」林易呵呵一笑,「今天我想去你家睡。」  「为什么?」  「进一步了解你妈妈啊。」  秦树不情愿的带林易回了家,妈妈纪慧看到林易,惊奇地问:「你爸妈还没有出差回来吗?」  林易笑着回答说,「是啊,不好意思,又打扰了。」  纪慧说:「哪里,你来了也正好热闹些。」  秦树一身不吭走进家,看到餐桌上放着妈妈的包,没有开锅的迹象,看来妈妈也是才回家不久。  纪慧招呼林易坐下,「我这我就去做饭。」  秦树坐到林易身边,说:「我总感觉你有很多事瞒着我。」  「有总是有的。」林易说,「但那些事知不知道又不影响什么。」  秦树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林易边说话边瞧着妈妈纪慧,一双眼睛把她视奸了无数遍。  秦树打开了电视,林易已经按耐不住了,走到了厨房,说:「阿姨,我来帮帮你吧。」  搞什么鬼?秦树把目光聚向那边,妈妈推着林易,「你一个小孩子能帮什么忙,走走,去看电视吧。」  「阿姨,你可别小瞧我,我在家经常做菜。」林易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  纪慧一幅不信的样子,「那你去帮我把青菜洗好了。」  「好嘞!」林易的样子,像是慈禧身边的李太监。  秦树愣在沙发上,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这些手段是他从来都没想过的。  林易洗完了菜,进一步又帮忙切菜,还真不是瞎吹的,林易确实有一手,下刀利索,菜被切得均匀无比,妈妈纪慧不禁惊呼赞叹,「真是厉害啊。」然后又瞥向秦树,「小树,你也多向人家学着点。」  林易哈哈傻笑,身子自然地靠近了纪慧,贴在了她的胳膊上,感受着那温热的娇躯。  秦树有些看不下去了,向林易招手,找了个借口把他拉了出来。  林易马上就懂了秦树的心思,笑着不说话。  有了秦树无声地警告,林易变成了乖小子,一顿饭吃下来非常老实,吃过了饭就匆匆离去。搞得秦树有些不适应。  又到了新的一天,杨老师站在讲台上洋洋洒洒地写了一黑板漂亮的粉笔字,秦树看着她的背影,那美臀在脑海里越来越丰满,包裹着它的裙子开始透明,直到彻底的裸露。  秦树不由幻想着杨老师趴在课桌上,他就站在杨老师后面,任意地抚摸,抓捏那诱人的白屁股。而杨老师发出「嗯……嗯……」的娇吟。  一节课就在秦树的幻想下结束了。看着杨老师离去的身影,秦树无比期待放学后在公交车上的时间。  人一旦开始等,就会觉得时间无比的漫长,杨老师的娇躯或半裸或全裸,不停地在秦树脑海里闪烁,秦树好想找一个地方去撸一炮。  终于熬到了放学,秦树迫不及待地赶到了见面的老地方。后来的林易看到秦树着急的模样,微微发愣,随即一笑,「快来吧。」  两人在公交站台等了好久,始终不见杨老师,秦树想起来了一件事,「杨老师好像要给一个学生补课。」  「还有人补历史?」  秦树两手一摊,「我也不知道。」  天色不早了,林易也有些焦急了,「要坏事了。我们快去学校找她。」  两人来到教学楼,第一个地方就是去杨老师的办公室,果然,杨老师在给一个女学生补课。  时间慢慢流逝,秦树心想回家又得被骂了。  林易的脚一直在踢着墙面,看起来非常不安。  又等了半个小时,天色已经暗了,里面的补课终于结束了。  两人躲了起来,看杨老师和女生走出来后,他们立马跟在后面。  杨老师和那个女生出了校门就分了手,杨老师又来到那个站台。  林易跟在了杨老师的后面。杨老师回头看了林易一眼,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头看了一眼。林易淡定地站在后面,一句话也不说。  这时公交车进站了,杨老师上了车,回头又看了一眼,终于想了起来,眼里露出了一丝惊慌。  三人先后上了车,夜晚的公车里没有灯,非常的暗。车上也没有几个人。  秦树站得远,偷偷的往那边看。杨老师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了下来。  林易不再像前两天那样无所事事,而是一开始就坐在了杨老师神百年。随着公车的行驶。  林易开始用身体碰触杨老师,渐渐地他伸出了手去摸杨老师的大腿。  杨老师忍不住回头看去,林易邪邪地笑着,突然他的手伸进了杨老师的裙子里,一手摸在大腿深处。  杨老师「啊」了一声,林易却是毫不顾忌的从后面捂住了杨老师的嘴,在她耳边说:「杨老师,真的要叫吗?让车上所有人都看看一位人民教师和她的学生搞?」  杨老师颤抖着说:「你……不是……我学生……」第一次面对色狼,杨老师明显非常慌乱,何况是这么明目张胆的色狼。  林易的魔爪在大腿上来回抓捏,富有弹性的美肉又弹又软,抓得杨老师美目迷离,一向传统的她大脑好像停止了转动。  夜色本来就为林易打起了掩护,而现在林易离杨老师那么近,更加掩饰身下的举动。  有了这两层掩护,林易可以放心的为所欲为。  林易的腿与杨老师裸露在外小腿摩擦在一起,那感觉像是点燃了一团火,杨老师无比的羞愤,可是又无计可施,如果真的叫出来会怎么样?  杨老师还在思考交出来的后果,林易更进了一步,一只手隔着西服摸起了她的美乳,林易说道:「杨老师,我就是你的学生,而且我喜欢你很久了。」  「啊……」杨老师低声的呻吟,双手阻止着胸前的魔掌。但又是那么的软弱无力,看起来更像是无声地诱惑。  因为双手在保护美乳,林易在裙下的手又更进了一步,直接摸到了杨老师的内裤。  「嗯……」杨老师强忍着娇呼,双手又紧紧地抓住了裙下的手。  胸前的手又得寸进尺地伸进了西装,隔着白衬衫开始揉捏她的美乳。  杨老师又羞又急,一只手撤回保护美乳,这样一来,其实两块地方都没保护。只用一只手是完全没法阻止的林易的。  裙下的魔爪伸到了要命的三角地带,一指按在了那一条肉缝上边。差一点就按准了阴蒂。  「停手啊!」杨老师在内心呼喊,两腿僵直了,马上就想把裙下的手给拉出来,可是如果这样做的话,那就得把自己的裙子掀起来。  想到这,杨老师迟钝的大脑又一次短路了。  「我好爱你。」林易附在杨老师耳边说。  林易开始一颗颗解杨老师的衬衫,太过份了,杨老师乞求般的看着林易。两人打得太过火热,没注意到这时公交车已经停了下来,上来了不少人,前排后排都坐上了人。有一个不懂事的小学生,还就站在了他们的旁边。  林易摸在胸上面的手,停了下来,又在杨老师耳边说:「你看,要不要我当着他们的面玩弄你的奶子?」  杨老师摇着头,脆生说:「饶了我吧。」  林易收回了手,「腿分开,我摸一会就好。」  杨老师继续摇头,一点也不愿意配合。  林易的手马上就伸进了衬衫,杨老师「嗯」了一声,「不要……」  这时小学生听到了动静,往这边看了过来,秦树因为被小学生挡了视线,非常不爽,所以这个时候刚好把小学生拉到了一边。  林易说:「你看又来了个大男孩。」  杨老师红着脸看了秦树一眼,因为车内太暗,一时没认出秦树来,秦树被吓得屁滚尿流,连忙转过身去。  「就不张开吗?」林易的手摸到了文胸。  杨老师的声音非常小,「不要……不要……」  林易用手拍了拍杨老师大腿的内侧,杨老师迷离地双眼看着林易,红着眼眶,楚楚可怜。  林易又拍了拍,示意她快点分开。  杨老师一边摇头一边缓缓分开了一点双腿,林易的手指就可以在重要的地带来去自如。  胸前的的手从衣内退了出来,只是简单的隔着两层衣物在外面抚摸。  而裙下的那只手就非常的不老实了,修长的食指一下有一下的挤压着那鼓起的肉缝。  一旁的秦树看得欲火焚身,下体早已经硬得不行。  屈辱中的杨老师想喊却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喊不出来了,林易的手指还在一下下地划过那肉缝。敏感的身体已经开始流出汩汩淫水。  那手指却似乎在遵守「摸一会就好」的誓言,只是隔着肉缝来回的划动。  可即使只是这样的划动,淫水早已经打湿了薄薄的小内裤,小穴已经开始充血。杨老师软软地靠在了后面,「嗯……嗯……嗯……」声音细若蚊子嗡嗡。  见杨老师动了情,林易开始集中按压杨老师的阴蒂,突然在杨老师耳边问,「舒服吗?」  杨老师的闭上了眼,下体传来一阵阵舒服的快感,无论如何不承认,可是下面酥酥麻麻,像是有电流从那个地方传向全身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  林易突然重重地在阴蒂上一按,「嗯……」杨老师轻呼了一声,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林易的胳膊。这让林易抚摸胸部的手停顿了下来。  公车又行驶到了颠簸的路段,林易暗笑,公车颠簸起来的霎那,林易的手从内裤上面伸了进去。  杨老师重重的「啊」了一声,但淹没在了公车似要散架的「嘎吱」声。  杨老师的阴户已经完全暴露在了林易的指尖下。林易开始更直接的抚摸,挑逗。  杨老师的手越抱越紧,林易又在耳边说,「腿在分开一点。」  杨老师不说话,也不点头,但双腿却分得更开了。  林易的手从内裤里退了出来,改为把裆部拨到一边,开始直接挑逗勃起的阴蒂。  「嗯……嗯……嗯……」杨老师又开始低吟。  诱人的声音从她诱人的小嘴发了出来,那红润的嘴唇是如此的性感,林易低头吻了上去。  因为杨老师在呻吟,所以林易的舌头很容易就伸了进去,找到了她的香舌,轻轻地用舌尖挑逗起来。  而裙下的手指已经在小穴洞口打着转,林易突然用嘴封住了杨老师的嘴,而底下的手指也插了进去。  杨老师双目圆瞪,不敢置信自己神圣的小穴被一个陌生的大男孩插了进来。  林易放开了杨老师的唇,他的手指开始进进出出,隐隐传出「唧唧」水声。  随着林易的中指越来越深入,杨老师「啊……啊……」的叫声越来越大。  「舒服吗?」林易问。  杨老师摇头不答。  「不说的话,那就叫出来吧,让所有人都听听。」林易加快了进出的速度,小穴内敏感的嫩肉很快就感受到了这一变化。  杨老师如遭电击,强忍着只发出很小的声音,「嗯……不要……嗯……」  「那就告诉我,舒服吗?」林易减慢了抽插的速度。  杨老师低头,屈辱地说,「嗯……舒服……嗯……舒服……啊……」 在一旁观战的秦树看着在课堂上一向端庄的杨美珍老师在公交车上张开双腿  被这样玩弄,秦树忍不住一只手伸进了裤裆,开始撸动。  林易这个时候又多伸进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同时抽插杨美珍老师的蜜穴。  「舒服就说出来。」  杨老师的蜜穴已经春水泛滥到一塌糊涂,敏感的身体根本不堪一击。  「把舌头伸出来。」  听到这样的要求,杨老师有些发楞,根本不懂林易的意思。  「伸出来。」林易也不多解释,两根手指突然重重地插了两下。  杨老师差点就叫了出来,多亏强忍住了,林易这个时候把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  底下的快感让杨老师一阵恍惚,又听到林易说,「再不伸出来,我可又要…  …「说着杨老师就感觉到蜜穴内的手指开始抽离,在穴口打着转,一幅蓄势待发的架势。  「不要。」杨老师娇呼了一声,乖乖地伸出了舌头。  林易的手从杨老师手里挣脱出来,用一根指头挑弄起杨老师的舌头来。  底下在蜜穴抽插的手让林易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杨老师只能被动的配合着林易。  林易想象着自己的手指就是大肉棒,享受着美女老师的舔弄。  杨美珍老师的眼里满是委屈与可怜,让林易兽性大发,底下的手不由地就加快了速度。  底下的刺激实在是太舒服了,杨老师的大脑一片空白,舌头的功夫一点也没有懈怠,无师自通地舔弄起手指来。  林易知道公车就要到了,虽然杨老师现在已经失了理智,但这个地方可不能就地正法她。  于是加快了抽插小穴的速度。  「啊……啊……嗯……舒服……啊……」杨老师再也抑制不住。  林易赶紧捂住她的嘴。  小穴内的手感受到了她的身体在颤抖,林易知道杨老师要高潮了。  于是在杨老师的G 点猛力抠挖,杨老师瞪大了双眼,小穴像泄水的大坝一样,喷出了无数阴精。  公车还是到了站,林易扶着已经无力的杨老师下了车,秦树就跟在后面,看着林易送杨老师回家。  两个人又坐公车回家,秦树叹气说:「你果然成功了。」  林易说:「我说过我有杀手锏。」  「那是什么?」  「你这个杨老师其实很不好办。」林易说,「上个星期我一直在观察她的生活习惯,凑巧发现她每天都会喝订购的鲜奶。鲜奶是每天早上送到家门口的,我也订购了一份,往里面加了点春药,然后调换了杨老师的那一份。」  「原来是下药!」秦树恍然大悟。  「要不是这几天用适量的春药让她饥渴难耐。」林易有些后怕说,「我这样下手,绝对有去无回。事实上,我今天还是有点害怕。」  林易突然高兴起来,「是不是该轮到你妈妈了?」  「你还没操上杨老师呢。」  「哼,迟早的事了吧。明天就能操到你信不信?」  秦树一愣,泄气说,「信。」  「那你妈怎么说?」  「什么怎么说?」  「别装傻」林易把沾满了淫水的手凑到秦树鼻子前面。  秦树闻着那骚味,明明不好闻,可是他却舍不得躲开,林易似乎为他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现在就等着他跨进去。  终于,秦树艰难地说,「那好,先说好了,不准对我妈下药。」  林易点头。  「既然搞杨老师要两周,那我妈至少要三周吧,或者一个月?」  林易奇怪的问:「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觉得你妈比要杨老师要贞洁?」  「我反正这么觉得。」  林易呵呵一笑,「杨老师是我搞过的女人里最难搞定的一个,要不是两周的时限,我也不会用下药这种滥手段。让我正儿八经去追求她,少说两个月。但你妈就不同了。」  「我妈怎么了?」秦树有些不高兴。  「呵,为什么要三周?」林易打了个响指,「三天就够了。」  「啊!」秦树惊叫。               (待续)

本贴最早由: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 ok767.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版权所有 © 2015-2018 [联系方式:dd558dd55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