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十一章 红了樱桃 绿了芭蕉



第十一章 红了樱桃 绿了芭蕉  我一惊睁眼,才发现小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身来。她定定的看着我的脸,双肩因为急促的喘息而上下抖动。  「小姐,我爱你!」  我不知道小馨娇柔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但是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的脚踝被抓的涨涨的发痛,似乎连身子都被她的手带的往前挪了一下。随着耳边传来小馨极力压抑着的痛苦哼声,我的脚趾像是一把利剑突破了那道禁锢,刺进了她的下体深处,也刺穿了自己的心障。  我看着小馨痛得眯起眼睛,心里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像是什么东西突然压了上来,让人喘不过气。小馨放开了抓着我脚踝的手,身体后仰成一张弓,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美丽的胸线跟着剧烈起伏。突然,毫无预兆地,她笑了起来。先是下颌微微上翘的浅笑,很快笑意就扩展到全身,长发跟着笑声在她身后抖动,像一道柔顺美丽的瀑布。  「小姐,我终于是你的了!」小馨在笑声的间隙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像是要把它烙印在心里。她的,和我的。  小馨的喜悦在房间里弥漫,我很想配合,却怎么也搜索不到内心的快乐。我刚刚终于悟出了压在心上的东西是什么,也突然发现,从那一刻起,它不会再离开我,只是会让我背负它前行,离文越来越远。我的心像是被揪了起来,一下下的发痛。眼前的小馨渐渐变成了文在订婚典礼上那儒雅的笑脸,我不自觉地对着他翘起了嘴角。  一夜,极尽缠绵。  第二天离去之前,小馨恭顺的跪在地上送我出门,还往我的包里塞了一个信封,再三请求我回家再看。  心急如焚的回家、关门、撕开信封,一叠照片散落到写字台上。最上面的几张辨认不出是什么,只能看到照片的右下角有数字编号。我一张一张的翻看,整组照片串成了一个血腥却完整的故事。  开始是几张是从近处逐渐拉远的拍摄一个物体,到了第五六张的时候,我才清楚地认出那竟然是离开人体、被丢在地上的半根阴茎。我惊呆了,一股强烈的反胃感涌上来,难以抑制。去厕所抱了几次马桶,这才再次坐回写字台前。  快速翻过血腥的画面后,照片上的场景换成了医院。不出所料的,高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眼睛空洞无神,像是死去了一样。床边坐着的中年女人哭成了泪人,她身边站着的中年男子戟指对着病床另一头的西装男子,看样子像是在怒骂。看着照片都能感觉到他当时的气势,似乎他马上就能动起来去狠狠的给西装男子一拳。而西装男拿着一张纸,笑容可掬,像是在给他们念些什么。  没有后续,下面的照片转成了一间屋子。沙发上刚才还凶神恶煞的男子却没了神气,正在埋着头抽烟,刚才那哭泣的中年女人正挽着他的手臂哭诉着什么。照片的背景里有很多双脚,一看就知道站了好几个男人,却不知道是什么人。  几张照片后,男人和女子抱在了一起,像是哭得泣不成声。最后就是一张搬家公司正在忙碌的照片,背景就是上面那个屋子。翻过这张,是一张硬硬的卡片,卡片的正中凌乱的写着六个字——对不起,我错了。  看着卡片上的字,我僵住了。原本冲天的恨意昨晚已经在小馨的诱导下去了大半,此时的照片让剩余的那一部分消失的无影无踪。  「做出恶事,自当付出相应的代价!」  「正义不会出现在法庭上,只会出现在有实力的人的手里。高对你做的事,该要他加倍偿还!」  当日我和小馨说过的话言犹在耳,短短的十几天之后,报应就这么摆在了我的眼前。在我的心里,确实认为高对我的所作所为百死难辞其咎,可当如此暴烈的报复摆在眼前,我却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当我一遍又一遍告诉自己,这个样子是高自作自受的时候,一丝不安又在心底浮现出来——小馨和她的家庭到底有多大的实力?  在整个冗长的暑假中,我压制住心中的同情和不忍,尽量让自己对这个结果觉得快意。而心中对小馨的一丝恐惧却不知不觉的扎下了根。高的事情,我们俩个都默契的再也没有提起,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我和她在这个假期里频繁的约会,隔几天就会去她家里做那渐渐熟悉起来的游戏。每次见到她,我的恐惧都会让我的心轻轻地抖上几下;每次她在我面前跪倒、亲吻我的脚,那恐惧又被一种满足代替;每次她磕头向我告别、然后站起身向我挥手道再见的时候,我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幻感。  我在假期的中段被第二志愿里的一所大学录取,不出意料的,小馨也顺利的随着我的身影的到了通知书。我很满意,因为那个城市比我的家乡离文和燕姐近了许多。小馨也很满意,因为那个城市有我。  去学校报到以后,我们俩个学同一个系、分在同一班、住在同一宿舍,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形影不离。每个周末的晚上我们都是在宾馆度过,床榻之间和主奴之间的事情已然水乳交融。我心中对小馨的那一丝恐惧也被浓浓的情感覆盖,不见了一点痕迹。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直到大二的那一天,燕姐打来电话喊我回家参加她婚礼的那一天。  接电话的时候,小馨就在我的身边。电话放下,她沉默无语。半响之后,她笑意盈盈的拉着我去买机票,然后在燕姐婚礼的当天凌晨陪我一起赶了回去。到了熟悉的燕姐家的楼道口,平时难以见到的亲戚们正喜气洋洋的进进出出忙碌。突然有个亲戚认出了我,亲切的拉着我的手问东问西,其他人也跟上来一边和我说话一边簇拥着我进了楼里。小馨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离开了,我再回头已经没了她的影子。  「小琪,你回来啦!」燕姐穿着睡衣坐在客厅里,身边两个化妆师正在给她盘头发。她见到我,高兴的一边招手一边喊叫:「快来快来,让姐好好看看!都好几年没有看到你了!」  「姐~~」我想以往一样撒娇似的拉住燕姐的手,看着她眉梢嘴角掩饰不住的喜色,心里竟是四分高兴,六分凄凉。  「这几天都没见你,我还以为你学习忙,赶不及回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呢!刚下飞机吗?」燕姐笑着想侧头看我,却被化妆师命令不许再动,于是只能直视着墙壁对我说话。  「恩,刚下飞机。你结婚我哪能不回来嘛!」我笑眯眯的看着燕姐,却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悸动,装作打趣似的说:「我还要回来看看和你结婚的是不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呢!」  「你才讨厌!」燕姐对离开的化妆师表示感谢后,笑着打了一下我的手背:「当然是他啦,不然还能是哪一个?哦~~你是讽刺我不够专一喽?哼哼~~要不是我这会刚盘好头发,一定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行啦行啦!知道你专一长情!在你眼里这么优秀的家伙你怎么舍得不要呢?」我故意撇了撇嘴,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那是当然,呵呵,来帮我穿婚纱!」燕姐打翻了心里的蜜罐子,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我的眼光无与伦比!这两年多公司……」  燕姐像往常一样和我絮絮叨叨的谈论文的好,可她言语里溢出的幸福却让我难以呼吸。婚纱穿好后,我忍不住问道:「都好都好都好,听得我耳朵都出茧子了。不就不相信,你们俩个一切都那么好,就没有一点点的不契合么?切~~」  我本是怄气般的胡说,谁知燕姐听了我的话竟然愣了一下,然后薄薄的粉底下竟然透出一片红晕来,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看着远处,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憧憬。  我没想到无意的一句话竟然让燕姐失了神,看着她呆呆的样子,心里突然升腾起了希望的火苗。好半响,燕姐才反应过来,啊的一声轻轻捂住了嘴,然后借着拍打我的动作掩饰心里的不安和尴尬:「死孩子,就知道胡说!没有,就是一点也没有!怎么,你嫉妒?」  「我可没有!那个家伙也就你当个宝贝,谁稀罕?」想法被燕姐无意道破,我顿时有些慌张。搪塞了几句之后却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过,如果和他结婚的不是你,我倒是不介意把他抢到手!」  话一出口,我就反应过来。燕姐的表情也明显一滞,似乎有些措不及防。我赶紧从她身边跳开,大声笑着说:「哈哈~ 吓到你了吧!我是和你开玩笑呢!就知道你会是这幅表情,我去拿相机,把你这张脸照下来!」  燕姐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笑着看我。我突然感觉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于是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婚礼盛大。  几年未见的文更加成熟稳重,只有那一抹儒雅的微笑一如往常。看着他挽着一袭白纱的燕姐缓缓穿过花瓣拱门,接受亲戚的祝福、应付好友的哄闹,我感觉自己像是失去了魂魄,只剩下一副躯壳没有意识的戳在那里。似乎眼前热闹的场面和嘈杂的声音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西装笔挺的文和我心里的呼喊:「终于。不是我!」  我不知道自己在场地的角落里独自站了多久,待我从伤感中缓过神来,仪式已经结束,酒席好像都已经开始了许久。我四处望望,好像整个大厅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甚或,我根本就不该来。  「小琪?怎么在这里站着?」一把温润有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让我的心蓦地一紧,然后像快速的鼓点一样咚咚跳个不停。  「是他,是他。放松,放松。他一定和燕姐在一起,不能让燕姐和他看出什么……」我一边在心中默念,一边憋住一口气抿着嘴转回头去:「啊?就你一个人?」  我的表情和声音可能太过夸张,身后戴着胸花、举着一杯酒的文急急向后直了直身子,才吐了口气、笑着回答:「是啊,你燕姐在换衣服。好多年不见,我还怕认错了你呢!」  「你记得我?」我感觉脸上登时热起来,难以言表的兴奋在体内荡漾。  「当然!梦中的婚礼!如痴如醉!上次你走得早,我一直在惋惜没能留你多弹几个曲子!真是太美了!」文眯着眼摇了摇头,像是真的还沉浸在钢琴优美的旋律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文的最后一句话落在我的耳朵里简直就是无限放大的甜蜜。我喜翻了心,想笑觉得不好,想喊又怕吓着别人和他,只好辛苦的忍耐。本就已经红着的脸更加发烫。我下意识的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想用冰凉的手来给脸降温。结果这样的动作反而让文注意到了自己的语病,紧接着补了一句:「曲子美。呃……人也美。都美,呵呵,都美。」  我不敢抬头,他不敢再说话,场面一下子尴尬起来。刚好这时一个和文相熟的朋友在一边大声的喊他,算是给我俩救了场。文大声的回应,然后笑笑对我说:「我过去一下。你的座位在包间里,去吃饭吧,别在这里站着了。」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轻轻地答应着。文转身要离去,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笑道:「以后都是自家人了,听你燕姐说,你俩向来感情最好。我在你家是新女婿,以后有什么事,你可要罩着我哦!」  文不待我回答,便转身走开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第一次和他正式面对面的交谈,让我激动不已,可他急匆匆的离开之后,我的心里却只剩了自怨自艾。如今他已经正式和燕姐结为夫妇,如果说以前我可能还有那么万分之一的机会,那现在这机会已经归结于零。想到这我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没结婚又能怎样?一个被强奸的女孩子,还能随心所欲的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么?  我的心情一下子从高峰跌倒谷底,充盈耳际的杂乱让我觉得头痛欲裂。我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扶额贴着墙壁快步向礼堂外走去。  路过一个包间,刚好听见燕姐甜甜的叫了一声「奶奶」。我的脚步再次加速,却还是听见那苍老的声音的祝福:「得此佳妇,得此佳妇啊!早点给奶奶生个大重孙子!」  我的心中一阵烦闷,强忍着走过门口的随礼处,眼泪便大滴大滴的落下来。我靠着墙角蹲下,把头埋在双膝和胳膊之间,任由眼泪疯狂涌出。脚步声传来,我愕然抬头,小馨已经走到面前,学着我的样子,面对着我蹲了下来。  我接过她手中的纸巾,默默擦拭,却不知该和她说些什么好。平复了好一会,这才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咱家这里就这么大地方嘛!规模大一点的婚礼都在这里办的。」小馨见我止住了哭泣,于是挪到我的身侧,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本想在家里睡觉的,可还是担心你,所以就出来看看。」  「小馨,我……」  「小姐,不用说什么的。」小馨的声音平静,带着几分悠然的味道:「初恋就像是醇酒,时间越久就越发芬芳。你的心里永远都忘不掉他,我能理解,也能接受的。我只想求你不要自己为难自己,就把这段感情放在心里,默默珍藏吧!我很幸运,因为初恋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呵呵,好久没能在大庭广众的喊你小姐了,好舒服!」  「我也很幸运,因为有你!」我感动的无以复加,发自肺腑的对小馨说。  小馨没有说话,只是像一只小狗一样把头在我的肩上蹭了蹭,接着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两个女孩就那么蹲坐在那里,无视风卷云舒、无视侧目路人,仿佛两个人,便已经是整个世界。  我握着小馨的手,把头轻轻地放在小馨的头上,嗅着她的发香,心中却仍是怅然。小馨紧了紧反握着我的手,在我耳边呢喃到:「小姐,我们回去休息吧!」  我心里一动,侧低着头看向她的脸。小馨脸上一红,把头扎在我的怀里。我终于被她逗笑,拉着她的手站起身来。  「小姐,过几天回学校后我们去散散心吧!我有一张温泉水会的贵宾卡。」小馨见我依旧心事重重,便把姿势从牵手变成了挽臂:「那里环境不错,单间小池……」  「宝宝,谢谢你!」我心里感动,打断小馨的话:「我知道你为了我好,我过一会就好了,不会难过太久的。」  「小姐,这次不是……不对,是不单单是为了你……」小馨忽然扭捏起来,语气也有些不自然。  「哦?」  「我听说,他们的vip包房里有……有那个……那个性爱椅,我想试试。」

本贴最早由: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 ok767.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版权所有 © 2015-2018 [联系方式:dd558dd55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