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动我心】第十二章 记得那时相见 胆战 鬓乱四肢柔



第十二章 记得那时相见 胆战 鬓乱四肢柔  「小姐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宝宝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看着小馨撒娇般挽着我的胳膊抬头,我忍不住我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口:「以前只是泡过普通的温泉,男男女女都在一起,全都穿着泳衣的。像这样屋子里只有两个人,可以全裸着,只是在电视上见过呢!」  「小姐,那我们以后常来好不好?狗狗也很喜欢这里。」不大的屋子里水气氤氲,宛若仙境。小馨挽着我的手臂,伏在我的面前,露出半个浑圆的乳房和两根美丽的锁骨,湿漉漉的头发搭在双肩和前胸,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我知道以小馨的家世,断不会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否则也不会有那张贵宾卡。但感受到她对我那浓浓的情谊,我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小馨见我点头,马上张嘴又要说话,却被我打断了。  「不,我才不去问,多丢人!这个事情不要再说了!」我的手带着温热的泉水挡在了小馨的嘴边:「是你自己的情报不准确嘛,又不是我不陪你玩。你看着屋子里哪有放你说的那种椅子的地方啊?」  「我也只是听说嘛!一个女孩子难道还跑来问啊?多害臊……」小馨一边说一边往我的怀里扎。  「我也是女孩子啊!你怎么让我问?」我用指头抵着小馨的额头,哭笑不得。  「这怎么一样呢?你是狗狗的主人嘛,嘻嘻……」小馨退开再向前,然后突然像一条出水的美人鱼一样向上一窜,露出玲珑的身段和身上缚的紧紧的绳衣,张开嘴把我抵着她的指头含进嘴里,然后故作羞怯的看着我。  「你还知道我是主人啊?」看着她带着夸张表演成分的脸,我忍不住发笑,然后伸手把池边的遥控器调到最大,接着拍了她的屁股一把:「自己不去问,还想命令你的主人。你说你该不该罚?」  小馨虽然起了身子,可还是有大半个臀部留在水下。我一巴掌拍过去,水花被激起四溅,却也有效的缓解了我的力度。小馨下意识的向前躲,却带着嵌在她阴唇之间的绳子和娇嫩的地方有了些摩擦,反而使得体内的防水无线跳蛋的震荡显得没有那么强烈。她身子颤动着娇吟了一声,两个本就因为绳子的束缚而逾显挺拔丰满的乳球跟着上下抖动,上面的水珠淋淋沥沥的落在泉水里,像是一片雨滴。干燥的麻绳着水以后变得紧缩,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红红的痕迹。我伸出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身体,感觉大部分麻绳已经勒进了肉里,只剩下粗粝的触感却没有凸起。  「该罚,狗狗是最该罚的!请小姐处罚狗狗吧!」小馨的舌头在我的手指尖打转,话语含混不清,一直皱紧的眉头显示出她正在享受体内和体外同步的痛苦的舒爽。  「那我给你披一条浴巾,你出去找服务生要一壶茶来!」我坏笑着退出小馨口中的手指,双手拉起她,一边解开把她双手束缚在一起的那条丝袜,一边在她的身上比划着说:「上边就遮到这里,挡住绳子露出乳沟,下边就到这里,隐隐可见屁股下缘。让服务生欣赏一下我美丽狗狗的无限春光,嘿嘿……」  小馨随着我的牵引吃力的迈上池边,张着小嘴急促的喘息,通红的脸上阴晴不定。我见她终于被我逗得动了气,不由得暗自得意,手上加快了动作,嘴里也不闲着:「恩,围成这样子刚刚好。上上下下都十分诱人,说不定遇到个生猛的服务生,直接把你拖到工具间都说不定哦……」  「小姐吩咐,狗狗照做就是!」小馨咬了咬牙,气鼓鼓的回答:「希望小姐不要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看着小馨双腿无力却又坚定无比的裹着浴巾往门口走去,我觉得既好笑又感动。好笑于逗了我一天的她终于被我算计,感动于她竟然真的愿意为了我而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我快走几步抓住小馨的手拖住了她,她微微的动了动终究没有再挣脱。  「傻子,我怎么会让你做你最不喜欢的事呢?又怎么舍得把我的最爱暴露给别人看呢?尤其是那些臭男人!」我强行转回她的身子刮了刮她的鼻子:「你逗我让我去问椅子,那我就逗你要你暴露着出去要茶水,终究还是我赢了嘛!嘻嘻……」  小馨恍然,虽是欣喜,脸上却带出些恼羞成怒来。不等她开口,我已经面孔一板,故作严厉的说道:「不过,只有主人戏弄狗狗,怎么可能让狗狗戏弄主人?所以我要狠狠的罚你!你给我过来!」  小馨脸上的羞怒逐渐消退,可眼里却还做作着忿恨的眼神。我知道她开始配合我的想法,便不客气的一把扯掉她的浴巾,用手指勾住她胸前的绳结,扯着她往一边的床上走过去。  小馨身上的绳子本就已经紧紧贴着皮肤,没有一点空隙。我强行在里面又塞下两根手指,绳子自然要在身体上找个还能收紧的地方更紧的勒下去。于是小馨的行走比刚才更要艰难,每走一步似乎都要承受着摩擦带来的痛苦。到了床前,她便一下子栽倒在床上,夹紧了双腿、抿着嘴唇、鼻腔中传出似急促呼吸又似压抑呻吟的声音。  「捆绑并不单纯是一个sm行为,更是一门艺术……」看着床上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小馨,我又想起了当初第一次捆绑小馨的时候,她说的那句话。眼前的小馨虽然由于不舒服而姿势怪异,可深色的床单、雪白的躯体、鲜红的绳子仍然构成了一幅有张力的画面。想着自己马上也要成为这画面的一部分,心里竟然第一次对sm有了不掺杂其他情感的向往。  「小姐,狗狗知错了,求小姐来惩罚我吧!」不知不觉间,小馨已经渐渐的缓过神来,见我愣愣的站在一边,于是出言恳求。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床边站了很久,于是赧然一笑,从床边的双肩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皮拍子,拍拍小馨说:「撅好你的狗屁股,数清楚我打了你多少下!」  「是,小姐!」小馨风情万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乖乖的转过身子把臀部高高的撅起来。  小馨的双腿打的很开,嵌着麻绳的水淋淋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绳子已经紧紧的勒在她粉嫩的小穴中,阴蒂附近的绳子还打了个突起的绳结,小阴唇被绳子分在两边,已经充血肿胀,而可爱的菊门里,有一根白色的绳头伸出来。  我一边用手拍打小馨高高翘起的臀部,一边用手去拉那条白色的绳头。随着小馨轻声的呻吟,一个粉红色的跳蛋在她的菊门处慢慢显现出来。小馨的菊门弹性充盈、力道十足,我每次拉出三分之一就松开手,整个跳蛋就会被她的菊门再一次吸回去。我故意施为,小馨的呻吟声越来越清晰。如此十数次之后,在小馨似痛苦又似失落的呻吟声的伴奏中,我把跳蛋完全取了出来。  「咦?坏了么?怎么不震了呢?我没有关啊?」一连串问号从我心底涌起,然后通过嗓子溜了出来。  「小姐,从学校出来就塞进去了。两个多小时,怕是没电了。」小馨终于喘匀了气,害羞的解释着。  「我有问你吗?谁让你说话的呢?」如此故意刁难的问话我早已驾轻就熟,问话的同时我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手中的拍子:「本来你把肛门的第一次奉献出来,我是要赏你三十下的,再加上刚才你对我的不尊敬,我要罚你二十下。贱狗,大声的数出来!」  「是,小姐。」小馨大声回答后,又细声细气的加了一句:「我的所有都是小姐的,不值得小姐赏赐……当然,也包括所有的第一次。」  「宝宝,我都记在心里」对着小馨的臀部,我用力的挥舞出第一下,同时也小声的说:「也落实在行动上!」  「嗯~~一!谢谢小姐!」小馨的呻吟、数数和话语连在了一起。  五十下打完,小馨的臀部已经红成一片,下体的水水变成了小溪经过稀疏的毛发滴在床上。我等她她恭敬地谢过我之后,便让她翻过身平躺在床上,然后面对着她的胸跨坐在她的脸上。  这惩罚过后马上开始的服侍已经成了惯例,小馨轻车熟路的卖力伸出香舌,时而舔舐我的阴蒂,时而深入我的小穴。我需要做的,只是时不时的轻轻抬起臀部让她得以呼吸还有眯上眼安心享受。  阴蒂的麻痒一如往日,酸酸的让人只想大喊出来,可是又怕喊过之后失去这种感觉,所以只好在喊与不喊之间徘徊着不断呻吟。越来越多次这种体验之中,我总是不自觉地和那次唯一却不美好的被插入经历对比,而对比的结果自然是小馨的舌头完胜。我对小馨的态度渐渐从因感动、无奈而选择变为喜欢、沉溺而难舍,从身体到精神开始主动的接纳这非正规的爱和性。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馨舌头的动作越来越慢,可是接触我的面积却越来越大。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感觉她的舌头完全覆盖住了我的整个小穴口。我体内积攒的快感马上就要爆发出来,正在我抬起头准备接受高潮的洗礼的时候,忽然一声娇媚无比却又恰似狼嚎的男性呻吟传进我的耳朵。  我一惊愣住,身子下的小馨也是一怔。我抬起臀部静静地听,并没有什么动静。小馨也没有再听到什么,于是伸手环住我的腰,让我继续坐下来享受。就在这时,又是一声娇媚的狼嚎传来。我起身和小馨对视了一眼,然后都转头看向床头那边的墙壁。  按说这种温泉会所的隔音性应该是相当不错的,可是毫无疑问,声音就是从隔壁那里传来,并且每过上几十秒就会再来一声。我和小馨搜索了一下,终于在床头墙上挂着的那幅画后面发现了一个手指粗细的圆洞。这不知是做什么的洞里塞着些棉絮,但是远远起不到好的隔音效果,声音就是从这里传了过来。  我和小馨再次对视,然后都对着对方做出了一个聆听的动作。一阵偷笑以后,我俩轻手轻脚的把洞里的棉絮一点点扯出来。洞的那一边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想必那边的墙上也是挂了一幅画来遮掩。  没了棉絮的遮挡,声音越发的清楚,两个男性的喘息和交媾声完完整整的被收入耳底。  「矮油!」娇媚狼嚎在一阵压抑的喘息声后又一次传来,只不过这次连说话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老板,你的鸡巴已经好粗了,弄得人家屁眼都快裂开了,就不要时不时的加根手指进来了好不好啊?」  「好……好……不行了……哦~~哦」一个带着南方口音的猥琐男声兴奋的嘶吼,像是已经交工了。  「嗯~~嗯~~讨厌鬼!这么猛!弄得人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娇媚狼嚎的狼嚎不再,只剩下娇媚,让人听了牙齿发酸。  「哈~~」猥琐男满足的呵气,然后传来巴掌打屁股的声响:「少来这套!你们这群小鸭子见谁说谁猛,你当我是初哥啊!」  「矮油,瞧老板你说的。对别人那是敷衍,老板你是真的猛啊!刚才那几下差点没把我弄到天上去呢!」娇媚狼嚎应该是在猥琐男的怀里不依不饶的撒娇,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抖动。  「哈哈哈……虽然是假的也让哥听着舒服!」猥琐男哈哈一笑,貌似在豪迈的拍胸脯:「一会多给你五百块做小费!」  「真的吗?那我就谢谢老板啦!老板下次还找我,我保证把老板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娇媚狼嚎的声音越发谄媚,让我和小馨都不由自主的抱着肩膀打了个冷战。  「操,当然是真的!要是假的哥一会就去跳海!」隔壁传来衣服的悉索声和数钞票的声音:「对了,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刚才太心急,你一来我就抓着你开干了,嘿嘿……」  「讨厌!弄得人家酸酸软软的!」娇媚狼嚎的声音越发娇媚:「人家艺名叫乱云,姓边。前几个月有一个挨千刀的偷了我的工牌,我在休息室骂" 盗号的死全家" ,现在他们都叫我" 死全家" 了,特别的讨厌~~~ 」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猥琐男哈哈大笑,然后传来一阵唇舌相交的啧啧声:「小嘴真有弹性!哥还是喜欢你的艺名,说出来很威风嘛!边!乱~ 云~ 边!哈哈哈,不过还是没有哥威风,知道哥混江湖的名号是什么吗?」  「不知道呢……」  「哥的名号叫日入月,就是说哥的鸡巴长的能站在太阳上操月亮!牛逼吧……」  听到猥琐男学着外国人的口音用007的讲话方式说出「边!乱~ 云~ 边!」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俊不禁,全是靠着强咬着下唇才没有笑出声音来。听到猥琐男自己给自己名号的解释,我再也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小馨本也是强自忍耐,此时听我一笑,更是憋不住的笑起来。  估计两个屋子的摆设是床头对床头,不然刚才两个基友男的声音也不会如此清晰。可是这时我和小馨的笑声传过去想必也是如雷贯耳,这边笑声刚起,那边猥琐男已经爆喝一声:「谁?隔壁是谁?」  我意识到不好,可是笑声已出,无计可施了。小馨也是面色一沉,紧接着慌张起来。只见洞内一亮,接着就是隔壁猥琐男怒吼:「好啊!你们这黑店还有偷窥的设备?!滚开,看哥不砸烂了你们场子,活活生吞了隔壁的两个王八蛋!」  随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娇媚狼嚎再次娇媚狼嚎,紧接着就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隔壁的我和小馨彻底傻眼。  「怎么办?」  「不知道!先躲起来吧?」  两句话说完,房门已经被砸的咚咚响。两个人四下张望,却也没发现能躲藏的地方,再加上身上还未着寸缕,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先下水吧!不管一会怎么样,总比光着让人看强啊!」我一边说一边拉着小馨急匆匆跳进水里。人刚进水,房门就被一脚踹开,砰的一声撞在墙上。  「谁?刚才是谁偷窥?」猥琐男进门看见屋内也是温泉室而不是他想象中的监控设备,好像气焰一下子就小了很多:「操,刚才是哪个不长眼的偷看老子操屁眼?」  「我们没……」  「我们没有偷看,是听到的!隔音太差了!」我打断小馨的话,一把把她拉到身后。小馨先是一愣,继而轻笑,然后在背后搂住我,脸贴着我的背,再不管前面刀山火海、怒焰熏天。  「嗯?」猥琐男听见声音的同时也看见了屋子里的是两个女孩,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你们……你们……」  就在这时,一个全身赤裸、八块腹肌的男人和两个保安一起冲了进来。男人捏着兰花指指向猥琐男:「就是他!就是他打老娘!对了,还踢坏了这门!还还还偷看这两个姐妹洗澡!」  两个保安二话不说,推搡着猥琐男就出了房间。娇媚狼嚎在后面趾高气扬、摇曳生姿的也随了出去。我长长出了一口气,闭上眼平复着因为害怕而加剧的心跳。身后的小馨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伏在我的背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抱歉,打扰一下。」一个很有男子气概的声音响起,吓了我一跳:「我是这个会所的负责人,对贵宾的遭遇表示歉意。我会关好门,在门口派一个保安守着,请二位放心。这次二位的消费全部免单,如果有其他不满意的地方,等二位到前台时我再和二位详谈。」  「对了」已经回身的男子停住脚步,回头笑道:「我叫徐阳,是会所的新股东。二位有贵宾卡,应该是老顾客了。以后有事,还请二位多多照顾!」  「新人?照顾?」水雾朦胧中,我似乎看见了婚礼上文离去时的宽厚背影。 (未完待续)

本贴最早由: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 ok767.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版权所有 © 2015-2018 [联系方式:dd558dd55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