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去酒吧,就被带走】(二)



(二)  我不怀疑我是个好女孩,尽管我没有把我的初夜留给我未来的丈夫。这样的社会,谨守的贞操是否真的那么重要,我不得而知。最起码,我守着我的原则,我只和我的男朋友做爱。可当下,这条原则犹如寡妇门前的贞节牌坊,只是给人看的,不是让人守的。  琪还在用舌头不紧不慢的进攻着我的下体。而我在刚刚的高潮后,又逐渐开始饥渴。嘴里「嗯,啊」的呻吟,唤着迷失的灵魂。  琪离开了我的下体,直起身要卸下我腰际的吊带衫跟短裙。我本能的抬了屁股,他微微一笑,似乎在赞许着我的配合。衣服裙子内裤都已被他卸去,此时我身上只留有那双紫色的长筒丝袜。配合着这样的春色,紫色显得妖艳而神秘。下一秒,究竟是天堂,或是地狱。  还有谁会不知道接下去发生的故事。一具青春的胴体,一个欲望的男人。这样的结合,自然又通情达理。只是在这之前,琪并未打算就这么草草开始。  他轻轻拉开我环绕胸前的双臂,细细欣赏着屈服于他的猎物。白嫩的皮肤,丰腴的双乳。胸前到脖颈,有他刚栽下的草莓。红晕的脸庞,透着不安的青涩。只是下身的密林,溪水潺潺,分明在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成熟。  宽厚的手重新覆上了我的胸。「嗯」,忍不住的呻吟,我究竟是怎么了,是在期盼他速速进攻么。  「你真美。」他温柔道。是这样么,他是喜欢我么,他沉迷于我的青春美丽?可我们才认识多久,他就把我赤裸在他面前。就在刚才,他蛮不讲理的侵入我的玉唇,肆意妄为的揉捏我的酥胸,还恬不知耻的探进我的圣地。即使这样,此刻,他还要彻底打开我的心,抚平我所有不安,摧毁我剩余的防线么。    脸上泛起阵阵红晕,是酒后的余热,是激情的润泽,还是少女的羞涩,我已分辨不清。眼里只有眼前这个陌生男子,他用渴望的眼神直击我内心的敏感,此刻,我们都醉了。  琪一手勾起我的后颈把我扶起,另一只手领着我的右手去向了他的下体。隔着西裤,我能感到其中的跃动,期待着属于它的舞台。  「来,帮帮我。」琪牵着我的手,拉下了他的西裤拉链。  我握住了他的男根,这是我22年的岁月里,握住的第二个男人的命根子。我不会估算它的长度,用肉眼,我知道,它比我第一个男人的雄壮。此时,那个第一个侵入我的身体的男人,已是前男友了。  「喜欢么?」并不需要我的回答,这是他的自信。「来」。琪没有在意我无所适从的眼神,轻推着我的头,去他想要我去的地方。  嘴唇已经占到他龟头上的液体,一股腥味扑入鼻腔。我不是一个喜欢口交的女生,排斥着把这种脏东西送入嘴中。可是在前男友的软磨硬泡,用心服务下,我还是每次都会替他口交。我的口技不错,男朋友一直夸我,但是他也遵守着我的条件,事先都洗干净他的男根。  脑后一股推力,来不及我反应,琪的男根已经没进的口中。我只能发出「呜呜」声以示拒绝。但显然,此刻已经由不得我拒绝。琪控制着我的头,吞吐他的男根。真的比较大,每次他的男根都填满我的小嘴,直抵我的喉咙,一股尿骚味在我腔中弥漫。  不知为何,我想起了我的前男友,要是他看到我此刻赤裸着身体在含陌生的男根会作何感想,一定坚定他离开我的信念吧,也一定会骂我是骚货吧。  琪已经松开了控制着我的手,而我,却犹如惯性,仍继续吞吐,替他服务。「真爽,你很会啊,一定经验很丰富。」我能告诉他,我不是那种人,我至今只和我男朋友做过么,他会信么。  「告诉我,你吃过多少鸡巴?」我不能忍受这样的误解和屈辱,「我只有过一个男人」,我回答了他。回答之后,我竟然不由自主的继续含进了他的男根。  「靠,这身打扮,这种技术,分明尝过人间百味啊。」我愤愤停止了为他的服务,抬头对视着他居高临下戏谑我的眼神。  是什么触动了他那根暴怒的神经。我被他狠狠的推倒,紧跟着就压上了我的身。我为往事感慨,为当下迷茫,对于未来,又有没有埋单的能力。或者,自始至终,我只是风中的一朵转蓬,一个弱女子罢了。  我极力扭动着身体想摆脱他的掌握,缚鸡之力又怎能撼动泰山。他膝盖顶在我腿间,由于吃痛,不由就被他分开了双腿。已经能感觉他的男根划过我的下体,对于刚刚还略有期待的进入已经让我陷入恐惧。他的手下移去扶住了自己的男根,我的一声「不要"被压在了喉间。  进去了。  狠狠的一刺,没有丝毫阻碍。我的身体出卖了我,它没有我的抗拒,它需要被填补。湿润柔顺,包裹着琪的阳具整根消失在我的身体里,去向的地方,我前男友从未到过。  我让陌生的男人进入了。屈辱,悔恨,懊恼占据了刚刚那一瞬的空白。可是下身却还在传来阵阵的酥麻感。琪深沉的低吟宣告着对我的完整占有,我能感觉到他的男根在我体内坚硬如铁,直刺我的柔弱;他也能感到我对他细柔的包围,温暖舒缓。  下体贴得密不透风,男女间最炙热的交流,互相感觉彼此性器的磨合。最大的欢乐和最大的悲哀此刻正水乳交融,两人的爱液浸淫着双方的性器。等待我的,是一场甜蜜的梦魇。  「哦,哦。」琪的呻吟伴着他强而有力的抽插,不断刺激着我的感官和下体。他很享受,我知道,因为我同样能感觉到自己的小穴紧紧贴合着她的男根。大小,长短,龟头的位置我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一次又一次冲击着我阴道的深处。  「爽不爽?」我紧闭双唇,不去回答,拼命克制着发自欲望的呻吟,我,不能那么淫荡。  琪这次提臀很高,男根退到了我的小穴口,然后一个猛冲,龟头瞬间顶到了子宫口。我再也抑制不出下体传来的狂喜,放声叫了出来。第二下,第三下接踵而来,狂风骤雨,次次直抵花心。  已经守不住了,我纵情呻吟。  「爽不爽,爽不爽?」琪重复着这个问题,我想是不是男人天生的征服感作祟,所以一定要知道身下的女人因为他欲仙欲死才能得到满足。  「爽!」  「喜不喜欢我操你?」  「喜欢。」  「我鸡巴大,还是你男朋友鸡巴大?」  「你。」回答机械又简单,我其实不懂,真的不懂,究竟该怎样去面对这场淫乱的盛宴。  我的答复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给琪带来心理上的快感。他把我的腿架在了肩上,换了这个更能深入的姿势,继续他的作业。  「看,看我鸡巴在插你。」忍不住,我顺从他的话,透过被他冲击而不停晃动的双乳,直愣愣的看着他的进出。每一次的插入,直接又凶蛮,像要刺破我一般用力。每一次的带出,鸡巴上已经有摩擦捣出的白浆。撞击的「啪嗒」声,淫水的「吱吱」声,我与他的呻吟。这一场盛宴,让人醉生梦死。  想着被一个陌生男子插入,又亲眼看着他的男根进出我的私处。内心激起层层的欲望与刺激,一波一波,把我带向更高的顶点。  我的呻吟已经越发急促。琪也许感觉到了什么,他放下我的脚,我们重新回到了传统的男上女下。这个姿势,他进出的更快,更有掌控性。或九浅一深,或齐根没入,他随意的用节奏与力度挑逗我脆弱的神经。而我,不知不觉间,两腿已经缠上了他的腰,挺起下身去迎合他的撞击。  「要到了吧。先第一炮。」  「嗯。」我迷离的回答着,享受着快感,等待着那处顶点。  琪卯足了全力,更快的抽插,更深的探入。我紧紧地搂着他,毫无节制地叫喊「快点,再深点」。  我不知道这最后的冲刺持续了多久,只感觉琪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我们彼此都肌肉紧绷,拼命地抱住,似要把对方拥入自己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到了到了到了……」抑制不住的狂吼,最完美的句号,让我升天吧。  「射了!」我用力挺起下体,让琪在最深的地方迸发他最后的能量。一股,两股,三股……顶点的爆炸,巨大的冲力,全数射进我的子宫。我能有感觉,温暖的感觉,在子宫,一个陌生男人的精液。  身体刹那松弛,开始有止不住的颤抖,是高潮的痉挛么。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狂躁,只剩下两人厚重的喘息。  结束了么?琪还压在我的身上,男根还没完全疲软,依旧在我的体内。好累,可是,也好舒服。  ……  我拒绝了他要和我一起洗澡的要求,独自进了卫生间。我拼命的冲刷下体,千万不要怀孕啊。水流对下体的冲击,让我想起了刚那一幕幕的片段,那样激烈,又那样饥渴,他的好大……  卫生间的门开了,琪并没有尊重我,还是摸了进来,他下体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生机。事已至此,都做过了看光了,我就没有矫情的让他出去。我们一起洗澡,洗着洗着,他就搂住了我。  琪又恢复了那温柔的气息,深情凝着我,缓缓的地下了头。我鬼使神差的竟仰头回应了他的吻,我们的舌头交缠,忘情的吻着。身体抱得更紧,我的胸部压在他的身上变了形。乳头传来了挤压的快感,小腹感到他的阳具又重新抬起了头。  他的手,如游丝在我背上轻轻划过,挑起我阵阵涟漪。我有意无意地轻轻摩擦胸部,用更热烈的吻回应着他。琪的手指停了,当我回过神来,才意识到,那个地方,是我的菊花。  他要干什么?   (待续)

本贴最早由: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 ok767.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版权所有 © 2015-2018 [联系方式:dd558dd55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