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丝袜为谁而活(四)】



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回到家里,把手提包随手一放,整个人就软到在沙发上。今天在教室里的那场表演虽然惊险,但那种别样的刺激,却依然震撼着若兮。想不到自己作为一名高尚的人民教师,竟然在神圣的课堂上做出那么为人不齿的事,如果让别人知道,那自己还怎么活下去。但自责过后,若兮又开始怀念起那种压抑的快感,那种身在天堂,却又不得不使劲压抑自己,却又不能让别人知道的感觉。  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对自己的表演满意,是不是他正对着自己的表演而疯狂地自慰,也像自己一样喷发出浓浓的浊液。想着想着,下面又开始湿润了起来,右手不自觉地撩起裙子,隔着裤袜轻轻地揉着。  「嗯嗯好舒服……就是这种感觉……还要再多点……还要再猛烈点……嗯嗯」手指的力道逐渐地加重,速度也快了许多,裤袜正对着小穴的部位也慢慢地被流出的爱液所浸湿,但是不管自己如何地努力,却依然少了一些感觉,就像今天在课堂上的感觉。「我该不会喜欢上在别人面前自慰的感觉了吧,难道我天生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淫娃么。」  这时,门外传来了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是小军回来了。若兮惊出一身冷汗,如果让小军看到自己现在的淫样,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自己的妈妈。若兮手忙脚乱地整理了下自己略微有些凌乱的衣衫,但脸上的那一抹潮红,却抹之不去。  「诶,妈妈你也刚回家么。」「对啊,你今天回来得很早啊,不是说放学了要和同学去踢球么?」    「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就先回来了。诶,妈妈你身体也不舒服么,怎么你的脸有点红啊,是感冒了吗?」若兮心里一紧,但还是强压着心中的忐忑,「没有啦,可能是今天课有点多,身子有点累而已。」「哦,妈妈你可得注意一点,我可就剩下你一个妈妈了。」「嗯,妈妈知道了,对了,你饿不,妈妈现在给你做饭去。」也不等小军回答,若兮就急匆匆地跑到厨房张罗起了饭菜,连身上的制服都没换下来。  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书桌前,小军脑里却满满是若兮刚才的样子。「妈妈刚才的样子好迷人啊,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是脸上的那片红晕,让妈妈看起来特别得迷人,就像一只熟透了的苹果,真想上去狠狠地咬一口。可那是生我养我的妈妈啊,我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小军掏开书包拿出作业本,笔在手上不停地打转,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小军,快点出来吃饭了。」听到妈妈的喊声,小军才如梦方醒,把笔一扔就跑了出去。饭菜还是依旧的丰盛,小军有一口没一口地扒着饭。「小军,怎么了,有心事么,还是学习上的事情?」看着儿子有些失神的模样,若兮关切的问道。「没有,没有。」小军有点措不及防,一抬头,却发现若兮还穿着一身制服,外套已经脱掉了,上衣的扣子也打开了两颗,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肌肤,好像还能发现一丝乳沟的痕迹。若兮不知道自己的样子已经深深地吸引了儿子的目光,脑子还想着今天发生的事。  「吧嗒」一声,筷子被自己不小心打掉在了地上,小军急忙弯下腰去捡,却发现桌子下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脚趾包裹在小巧的拖鞋里,脚背上丝袜的排线格外的清晰,透着灯光,隐隐地反射出一丝光亮。两双小腿紧紧地并拢在一起,及膝的制服短裙阻隔了裙下的春光,让小军不禁感到很遗憾。不知道妈妈两腿间的那个部位是什么样子,是浓密的黑森林,还是可爱的白虎呢?草草地扒完饭,小军把筷子一放就跑回了房间。  收拾完碗筷,若兮拿起一件睡裙就走进了浴室。一颗一颗打开衬衣的扣子,露出了被黑色乳罩包裹着的双峰,虽然自己已经为人妇多年,但乳房却没有像同龄人那样的严重下垂,大概是自己以前经常锻炼的原因吧。解开胸罩的扣子,那只雪白的玉兔呼之欲出,那嫣红的两点,是如此的可爱,让人不禁想要咬在嘴里,如红酒般细细品尝。  天生丽质加上后天细心保养,虽然已经36岁了,但自己的皮肤还是如此的娇嫩,如蛋白一样细嫩,弹指可破。以前丈夫就非常喜欢捉弄这两只小兔子,又揉又舔的,好几次让自己就这样泄了身。拉开裙子的拉链,裙子应声滑落在地,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条肉丝的连裤袜。看着镜中的自己,又想到今天自己在学生面前泄身的场景,还有那可恶的要挟者,若兮却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期待明天的到来。  洗完澡,把换洗的衣服往洗衣机一塞,若兮就走进了卧室。却不想门一关上,就要一道身影迅速地闪进了浴室。打开洗衣机,翻开上面的衣物,揉成一团的肉色连裤袜赫然出现在眼前。强压着心中的紧张,小军颤抖着双手掏出了让自己最近茶不思饭不想的东西——母亲的连裤袜。虽然已经穿了一天,但丝毫没有汗臭味,紧紧地将连裤袜捂在鼻子上,贪婪地吸着那一股丝袜特有的味道,还有淡淡的皮革味,属于自己妈妈的味道。  飞快地落下裤子的拉链,掏出了布满青筋地阳具,小军轻轻地卷起丝袜,把袜尖部分对准自己的马眼套了上去,在丝袜接触自己阳具的一刹那,阳具猛地一抖,仿佛是期待已久的猎物,掩饰不住那股兴奋的感觉。深深地吸了口气,左手慢慢地握紧了棒身,那如巧克力般丝滑的感觉透过阳具上狰狞的青筋一阵一阵地涌入脑海。  由于若兮的这双丝袜袜尖部分没有加厚,透过那薄如蝉翼的丝袜,清晰的可以看到鬼头那红的发紫的模样。这双丝袜是以前丈夫去欧洲出差时带回来的高档货,质量很好,不像有些国产货一样粗糙,那种如蚕丝般光滑连若兮每次穿上它前都不禁要抚摸好一会儿。还没有开始动,快感就一阵一阵地往脑中袭来,小军深深地吸了口气,压下那难以压抑的兴奋,慢慢地撸动起早已按耐不住的阳具。想起前几天为妈妈换鞋时和丝袜玉足的第一次零距离接触,想起在办公室时上臂上那柔软的触觉,想起下午妈妈那娇媚的模样,撸动的速度慢慢地加快,丝袜那特有的触觉不时地侵袭着失神的大脑,快感阵阵袭来。  「啊!」随着一声发自内心的呐喊,精液一股一股地从马眼喷出,全部喷在了袜筒里。过了许久,小军才从天堂醒来,看着手中已经软下去的阳具和被自己精液污染的丝袜,一股负罪感悄然而至。「我竟然拿着自己妈妈的贴身衣服自慰,这不是乱伦么?我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妈妈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草草地清洗了下自己的阳具,把丝袜往洗衣机里一塞,小军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来灯都没关,就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此时,隔壁的卧室里,穿着睡裙的若兮正批改着今天学生交上来的作文。虽然努力让自己不去想今天发生的事,但是却不由自主地想着那个要挟自己的人到底是谁。是王胖子么,想着今天在他办公室里他对自己那肆无忌惮地目光,和自己被他拽在手里的高级职称评定,若兮对自己的推测有了些许的肯定,又可能是学校里别的男教师呢,平时对自己大献殷勤的男教师也不在少数,到底是谁呢?如果自己没有穿内裤的照片流传开去,自己还怎么在这个学校,这个城市生活下去,还有自己最爱的小军,绝不能让他受到丝毫的伤害,丈夫已经不再世上了,自己再也不能失去儿子了。不管那个人有什么无耻的要求,哪怕让自己献身,为了小军,哪怕刀山火海也不在乎。  这时,手机传来一个简讯:「小淫娃,晚上好好睡觉,期待明天的游戏吧。」  第二天一大早,若兮就被手机的振动声所吵醒,一条新简讯:「黑色的连裤袜,里面不准穿内裤,裙子要太长。如果不照办,想想后果吧。」果然是他的要求,尽管不愿意,若兮还是打开柜子,挑选出一条比较厚的不透光的黑色连裤袜。这双连裤袜的裆部有加厚,或许能增加一些安全感吧。  又从柜子里拿出一件黑色的连衣裙套上,裙摆在膝盖的一寸处,只要自己小心点,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异样。坐在梳妆台前,镜中的自己一扫丈夫刚去世时的那股阴霾,隐隐地透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神采,皮肤也是白里透着些许红,仿佛又回到了以前和丈夫一起的时光。给自己稍微花了一点淡妆,若兮敲响了儿子的房门,「小军,快点起床吃早饭了。」  过了好久,小军才睡眼朦胧地打开房门,猛然间,发现若兮在厨房准备早餐的身影,整个人都呆了。高高盘起的发髻,被连衣裙勾勒出的绝妙身材,特别是裙摆下那双穿着黑色丝袜的小腿,今天妈妈打扮得好迷人。若兮一转身,发现儿子正愣愣地盯着自己,也不生气,反而有一股自豪感:「发什么楞啊,快点去洗脸刷牙,早读要迟到了。」小军这才如梦方醒般一头钻进了浴室。  吃完早饭,小军先行做公车去了学校,过了会儿,若兮才开着车也向学校驶去。由于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搞特殊化,若兮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也是儿子学校的老师,所以上学放学小军都是自己做公车。白色的POLO驶进校园,也不管老李的问候,若兮下了车就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走去。刚走进办公室的门,手机又传来了一个简讯:「桌上有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你今天要表演的项目。」  果然,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竟然是一个跳蛋,还有一张纸条:「你知道应该放在什么地方。」拿起跳蛋,找不到开关,看来是遥控的,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要自己干什么。这时办公室的其他老师还没有来,若兮大着胆子掀起连衣裙的下摆,把跳蛋放在阴核的位置,包裹在黑色的裤袜里。当跳蛋碰到阴核的时候,那一凉的感觉,不禁使若兮浑身一颤,小穴也似乎分泌出了一丝爱液。  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惧怕的那个人的要挟,还是期待自己将要呈现的表演。

本贴最早由: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 ok767.com编辑,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分享给你的朋友!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超碰在线 超碰在线视频 超碰在线观看 97资源站 超碰97资源站 色久久综合网 色久久 色琪琪] 版权所有 © 2015-2018 [联系方式:dd558dd55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