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和她姐姐一起被轮奸

我今年二十岁,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女朋友诗萍。诗萍虽然是高中生,但由于生来一副娃娃脸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国中生。

  我和诗萍交往两年多了,虽然我们一直非常恩爱,但是她总是只让我进展到接吻的程度。我知道她对于第一次要在新婚之夜这件事很坚持,所以也不好强迫她,只能每次约会结束之後回家一个人解决。

  放暑假的前两天,我正在计画这次要带诗萍去哪里玩,没想到她竟然打电话来对我说:(对不起喔~暑假前几天我不能陪你了,我姐姐找我去台中玩…)她姐姐诗菁我见过几次(她和我高中同学同班)。她和我同年,目前正在台中念书,虽然长的也蛮可爱的,不过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既然是姐姐所约,那我也没有理由向诗萍抱怨,毕竟她和她姐姐不能常常见面,而且去台中玩也只会待在那一个礼拜,所以我只能在家等她从台中回来。

  诗萍不在台北的这几天实在是很寂寞,我除了偶尔朋友打打球逛逛街剩下的时间就只能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看着网路上的色情图片打手枪

  。

  诗萍到台中之后的第四天晚上,我在网路上发现一段影片,片名叫(轮奸女高中生),虽然知道这种片名有百分之99都是骗人的,但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情把它抓了下来。档案开启之后,画面中是一个昏暗的小房间。房间里有五个男人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双手被反绑,被其中一个男人抓住腰部从後面干着,而嘴巴则塞着另外一个男人的肉棒,使的那个女孩只能(唔…唔…)地呻吟。这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干了大概两分钟,前面的那个男人突然颤抖了一下,说道:(我射了!)然后把射完精液的肉棒抽离那女孩的嘴巴。听到那个男人说了国语,让我确定这部影片真的是本土自拍的。当我正为了下载到好东西而暗爽时,我看到了影片中那个女孩子的脸。那是我的女朋友!!

  我顿时感到晴天霹雳,头脑一片空白。我那可爱的诗萍,竟然被轮奸了?那个连胸部都不肯让我摸的清纯小女生,在影片中竟然嘴里流着精液,被男人从后面插入?我赶紧拿起电话打给诗萍的手机,但另一边传来的却是(您所拨的电话目前没有回应……)

  影片中正在从後面干诗萍的男人两手抓住她的胸部,把她上半身抬了起来。这让我更清楚的看到她的脸。那的确是诗萍没错!只见诗萍两眼无神,原本在口中的精液慢慢流到了下巴,一副神智不清的样子。诗萍身後的男人边她边问:(你叫什麽名字?)(诗萍…)诗萍在喘息中勉强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其中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说:(小黑,你这药还真有用!)他们竟然对诗萍用药。(那当然!这药有自白剂的效果,打下去之后虽然会神智不清,但是你问什么她都会乖乖的回答。)

  诗萍身後的男人继续问:(今年几岁?)(十…六。)(已经十六啦?长这么幼齿,害我以为她还是国中生。)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说道。

  (有没有男朋友啊?)

  (…有)

  (那他上过你了吗?)

  (还…没…)

  (那你到昨天为止都还是处女喽?)

  (对…)

  (咧!阿宏你昨天把她开苞,真是让你赚到了!)那男人向站在门口的一个健壮男子说着,那男子回以一个得意而猥亵的笑容。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那男子说(我也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不…行,我会…怀孕…)精神恍惚的诗萍听到这句话似乎有了一些反应,但已经太迟了。(那正好,我就要让你怀我的种!)那男人说完低吼一声,然后就全声僵硬,看来是射在我女友的体内了。

  (啊……啊…)诗萍被射得全身颤抖,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那男人将双手一放,让诗萍倒在地上。

  影片就到这里结束了。看完影片的我呆坐在电脑前,激动的情绪久久无法平复。我心爱的女朋友竟然残遭如此蹂躏,而且到现在还不知去向。我该报警吗?但是报警的话我女朋友的名誉不就…那打回她家里呢?不行,诗萍的父母还不知道女儿被强奸的事情…

  那诗萍的姐姐呢?我又没有她的电话……

  我就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失眠了一整晚,这一整晚我整个脑子都被影片中的画面占据。我不断的回想着诗萍被前后抽插,被用药导致神智不清的样子。令我惊讶的是,我竟然在这个时候勃起了!我竟然边回想着女朋友被轮奸的样子边感到兴奋?我为自己有这样的念头感到可耻,但是却无法阻止这念头在我心中不断地攻城掠地…我发现我渐渐地从(想要得知诗萍的下落)变成(想要得知后续发展)……我打开了电脑,开始在网路上找寻任何蛛丝马迹。在我不眠不休的奋斗了两天之后,终于在第三天的早上,找到了一段名叫(学生姐妹凌辱)的影片。照片名看来,如果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的话,那么诗菁也已经惨遭毒手了。我抱着半分担心半分期待的矛盾心情按下了拨放键。

  这次影片的场景是一个像废弃公寓的地方,诗萍躺在沙发上双手被反绑,之前让她口交的那个男人正抓着她的双腿用力的抽插着;诗菁则是被吊在半空中,身上满是男人的精液,下体还插着一只遥控型的按摩棒。看到这样淫靡的景象,我的老二马上硬了起来。阿宏对诗菁说:(来,对着镜头说出你的名字。)诗萍有气无力的向那男人乞求:(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我叫你说出你的名字!)那男人将遥控器的开关打开,诗菁随即发出一声尖叫,下体不断的摇摆。(我说!我说!我叫吴诗菁)」诗菁痛苦的回答。

  (年龄呢?)

  (20岁!)

  (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求求你,快点把它关掉)看来诗菁似乎快受不了了。

  (哦?你这麽漂亮怎会饿没有男朋友?)阿宏不理会诗菁的要求,反而将按摩棒的震动幅度调到最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诗菁的尖叫声响遍整个房间,然后头无力的垂下,金色的尿液从大腿不断流下,看来是受不了按摩棒的刺激而失禁了。(哈哈哈!大学生也会尿失禁啊!)周围的男人对着诗菁嘲笑着。

  镜头转到诗萍那边,虽然她还是很痛苦的样子,不过没有像之前那样神智不清,那些人大概这次没有给她用药吧。

  (你姐姐尿尿了耶!你要不要等下也像她那样啊?)那男人一边抽插一边问着(不…要…)痛苦的诗萍勉强从口中挤出这两个字。(不要的话,那就求我把精液射到你的子宫里面吧!)

  (求求你,别再…射在里面了,我会…怀孕的!)诗萍摇头拒绝,却被那男人打了一巴掌,诗萍痛得哭了出来。(都已经被我们干了几十次了还怕什么?会怀孕的话你早就已经怀孕了啦!还是你真的想像你姐那样尿一地?)那男人凶狠的恐吓着诗萍。

  (呜…请把精液射在我的子…子宫里…)诗萍不得已,只好哭着说了出来。(好,那我就如你所愿吧!)那男人说完又抽插了几下,然後就把精液全部灌进诗萍的子宫里。诗萍似乎已经绝望了,所以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躺在沙发上低声啜泣。